焦点访谈:坐牢就像住宾馆,黑老大背后有多“黑”?

  时间:2020-08-30 06:39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黑恶不扫,社会难稳,黑恶不除,民心难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黑恶势力是社会毒瘤,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侵蚀党的执政根基。这两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办理了一批重大涉黑涉恶大案要案,不少为害一方的涉黑涉恶团伙和“保护伞”被绳之以法。2019年底,山西对一起重大涉黑涉恶案件进行了宣判。从中人们可以了解到黑恶势力是如何一步步做大的。

  2019年12月30日,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任爱军等24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案公开开庭进行宣判。

  任爱军绰号小四毛,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是太原乃至山西有名的黑恶势力。任爱军曾两次入狱:1994年,因犯流氓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2002年,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13年,因为减刑,任爱军提前出狱。出狱后,任爱军深知打打杀杀已经行不通,他选择了更隐蔽的方式,开起了公司。

  任爱军出狱后3个月,太原普国汽配城和珍锦隆石材城两家单位因为20亩地的土地经营权发生纠纷,其中一方找到了任爱军,想借他的势力解决纠纷。

  在任爱军手下的威胁下,石材城负责人被迫同意调解。借着这个事件,任爱军重振恶名,一些商人主动找上门讨好,想利用任爱军获取更多的社会资源。期间,一名商人曾给任爱军介绍投资一个矿产项目,结果投资失败,任爱军觉得自己被对方骗了。

  2015年,任爱军占用晋祠机动车清洗中心院内的一幢别墅,期间欠缴电费10多万,清洗中心的负责人王某多次向任爱军催要后给别墅断了电。像王某这样敢公然对抗的不多见,在楼道里对王某进行撕扯后,张某等人又把王某拖拽到办公室进行了殴打,即便如此,任爱军依然不罢手,又叫着手下围堵王某。

  几年间,任爱军多次指使手下寻衅滋事、强迫交易、非法侵入住宅,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同时也给当地百姓造成极大的恐慌。2018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太原警方将任爱军及其团伙列为重点侦破对象。出狱后的任爱军干起坏事来更加隐蔽,尽量不给警方留下把柄,这给办案增加了难度。

  由于此案性质恶劣,由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经各方调查取证,警方最终坐实任爱军组织领导黑社会的证据。2018年2月,警方对任爱军等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

  为防止该黑社会组织死灰复燃,专案组这次对其进行了打财断血。任爱军曾在1994年和2002年两次被判刑,其中2002年被判处无期徒刑,而任爱军却能在仅服刑10年2个月后出狱继续作恶。他为什么会如此神通广大呢?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坊间针对他提前出狱的一些议论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

  山西省纪委监委介入调查后发现,任爱军背后的关系网十分复杂,涉及到公检法、监狱部门的多名公职人员,人数之多出乎意料。而有些黑恶势力之所以越打越黑,长时间存在是因为他们有着很深的关系网和“保护伞”。为了把黑恶势力连根拔起,这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打黑的同时对其背后的“保护伞”也一同打击。

  由于案件年代久远,很多证据已经损毁缺失,加上侦查对象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专案组决定以任爱军在狱中的历次立功和减刑作为突破口进行调查。

  任爱军服刑期间,申请减刑的方式有两种:监狱改造获取积分和重大立功。2002年入狱到2013年出狱,任爱军有4次常规减刑和两个重大立功的记录,已经把减刑用到极致。

  任爱军当年虽然入狱,但他在狱外的势力并没有停止活动,在狱外为他拼命奔走的,主要是他的律师郝某和前妻张某。

  经多方关照,任爱军在监狱里的积分多到用不完,但他在监狱里的表现却十分恶劣。在汾阳监狱服刑期间,任爱军充当牢头狱霸,酒后无故殴打同监狱服刑人员王某。因为监狱处理不公,王某自焚,全身烧伤90%。事件发生后,任爱军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还借此调换到晋中监狱,并提交了减刑申请,最终刑期由无期减为18年。按照当时的规定,涉黑涉恶的重刑犯要不断更换监狱关押,这也被任爱军作为减刑的节点充分利用,逢换必减。

  常规减刑不到周期,任爱军就申请重大立功。2011年,任爱军检举了一起狱外命案。

  别人已经举报过的事又成了任爱军重大立功减刑的理由,由此监狱报请为他减刑两年6个月,任爱军却并不满意。

 

版权所有:江苏经济网 授权法律服务单位:北京盛峰国华律师事务所编辑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Copyright 1998 - 2021 Cne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