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解决督导模式在社会工作督导中的运用与反思

  时间:2020-08-30 07:36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摘要:社会工作督导是社会工作专业化与职业化发展的基础、核心和支撑,回顾国内对中国社会工作督导的研究成果,主要涉及社会工作督导推进策略、理论应用、督导模式、督导机制以及境外督导经验等诸多方面,初步建构了中国社会工作督导的知识体系。

笔者结合自身督导经验,尝试从理论应用方面探索本土社会工作实务督导模式,以社会建构理论框架下的焦点解决督导模式为主要理论,探索一种行之有效的“社会工作赋权督导模式”。

关键词:焦点解决督导模式 社会工作督导 后现代建构主义 赋权

问题提出

社会工作督导起源于19世纪的慈善组织会社运动,是社会工作专业实践中的重要环节,由于督导实践的复杂性,西方社会工作督导的内涵也在不断演变。

对督导内涵的解读,不同的学者有所不同:有的把督导视为实证思维下具体事务的指导,强调客观性、科学性和效率原则,督导主体是运用专业技术解决具体事务的实施者,提倡“目标—成效”导向;

有的把督导作为体验思维下的经验学习,倡导“做中学”,关注督导主体对实践的理解与反思,强调实践者的主观经验对打破认知和行为定式、发展持续学习的积极作用;

有的则把督导当作场景思维下督导者与被督导者相互建构的过程(张敏杰,倪婉红,2011:59-62)。

中国社会工作督导研究起源于实习督导,后逐渐扩展到实务督导领域,就实习督导的现状而言,学校督导和机构督导通力合作的联合督导成为当前比较常见的一种督导模式( 沈黎,王安琪,2013:86-97)。

实务督导方面,沈黎等人基于上海的调查将本土督导分为内部督导、外聘督导与外派督导三种类型。

在督导内容方面,涵盖了实务指导与专业提升、情绪疏导及情感支持、方案设计及服务反思、行政管理及工作审批等多个层面,在督导功能方面,本土督导者最为认同督导的支持功能,教育功能次之,行政功能的认同最低。

而广州市的社会工作督导发展依据广东省民政厅2016年4月出台的《广东省民政厅关于加强和完善我省社工督导工作的指导意见》,坚持“谁聘用、谁付薪、谁选拔”的原则,充分发挥用人主体在社工督导人才培养、选拔和使用中的主导作用,基于广州的督导培育模式主要以“课程培训班的形式”开展,亦有学者将其称为“学院式”督导培养模式(张莉萍, 韦晓冬,2011:8-15)。

笔者通过回顾社会工作督导的起源及在中国的发展现状,结合在广州市从事社会工作督导的实践经验,从本土督导的角色定位、功能发挥层面,运用社会建构理论视角下的焦点解决督导模式进行实践与反思,希望能够丰富本土社会工作督导理论应用方面的探索。

文献回顾及理论分析

(一)社会工作督导的理论视角

西方社会工作督导发端于行政性功能,特别是在20世纪80年代新管理主义的影响下,督导的行政性功能再次被强调(TSUI M S.,1997:191-198)。

督导功能的三角模式理论尝试把督导的“任务完成”与其背后的“管理服务输送”与个人“专业发展”联系起来,从而将督导的功能延伸到实际督导处境中(HUGHE L, PENGELLY P,1997:42)。

随着20世纪八九十年代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兴起,学者们从建构和解构主义的视角关注督导主体互动过程中的权力、语言和文化等议题以及解释范式的多元性和合作关系的建构过程(EDWARDS J K, CHEN M W,1999:349-357)。

在后现代主义督导观的实践中,督导者并不认为比被督导者更了解专业服务中的“真实”,它不同于传统督导视角下把督导者视为专业服务的专家,督导的焦点随之转向以被督导者为中心的督导过程,被督导者成为督导过程的主动参与者。

这样,督导的重点就在于,批判意识的培育能够深究特定政治和社会语境下督导对话中的话语意义,强调意义的创造过程和现实的建构过程。其中,对权力和文化的敏感性也被纳入督导过程中需要探讨的议题。

我国内地关于社会工作督导理论研究的既有成果主要聚焦于对 ITP(Integration of Theory and Practice)、赋权、AGIL模型以及叙事治疗等理论在督导中应用的探讨(张洪英,2017)。

赋权理论在社会工作督导的应用分为两个研究脉络:一个是以严樨(2013)为代表,侧重于建构赋权视角下社会工作督导模式,强调督导者与受督导者建立协同伙伴关系,有意识地为受督导者消除无力感。

 

版权所有:江苏经济网 授权法律服务单位:北京盛峰国华律师事务所编辑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Copyright 1998 - 2021 Cne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