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时间:2019-12-03 07:36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2019第五届上海青年艺术博览会

  在今年上海青艺博现场,有位藏家入场后直接买入14件作品,平均价位在3万元以下。另外,参展的在读研究生余志祥很高兴,他的作品以6千元首次被购藏。幸运的不只是他,4天展期中,共有160余位艺术家的作品已出售,总成交近550万元。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第15届上海青年美展现场

  就在上海青艺博开幕同天,休眠了6年的上海青年美展,回归到大众视野。

  其实早在1986年,上海这座城市便正式以“上海青年美术大展”,来系统观察本土年轻艺术家的状态,蔡国强、丁乙、张恩利、杨福东等至今活跃国内外的知名艺术家都在此崭露头角。但在2013年举办第十四届后,因刘海粟美术馆迁址等原因而停办。

  重启这一项目的刘海粟美术馆也首次设立的“刘海粟美术馆大奖”,由95后在读硕士研究生张旭摘得。刘海粟美术馆馆长阮竣表示:“希望以美展为基础,扶持和建立青年艺术人才智库。”以“量身定制”的方式给出他们艺术之路的指导。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青艺·视界”版块之“移动”2019上海青年艺术家第五回邀请展

  除了外来艺术家,上海本土学院输出占据上海青年艺术家的大部分。让高校主导上海文化,是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王远一直想做的。为此他发起“移动”2019上海青年艺术家邀请展,为上海各大高校在读或刚毕业学生提供平台。今年“移动”第五回展与上海青艺博合作,在展会期间共被购藏9件作品,并有画廊与5位艺术家透露出合作意向。

  “现在年轻艺术家选择来上海,这是毫无疑问的好时机,也是后续发展的必选之地。”上海青年艺术博览会总监王芳看好上海带给青年艺术家的新机会。

  上海成熟的市场、开放的生态,对于大多数艺术家来说,他们或许是为了更多机会来到上海,又或者是为看到更多高质量展览…加之各平台优越的扶持政策,上海这座城市自带吸引魔力。

【艺术只有新可能,没有“此路不通”】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郭城作品《Mouth Factory》(2012)

  在2018年起,雅昌艺术网发起的“艺术90后”系列报道中,以专访的形式,面向出生于1985年至1995年,甚至更年轻的艺术家,来了解他们的艺术生态。而在上海,这其中有部分在选择艺术这条路时,都曾为“斜杠”艺术家。

  上海“海纳百川”的城市特性能提供出新的可能,因此这里的“斜杠”不只是身份问题,还有跨界。如在上海工作、生活的北京人郭城,毕业于同济大学工业设计的他,并没有专业美院背景。2012年自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毕业后,他在大学实验室待过一阵儿,教过书,也在艺术机构工作过。这期间, 郭城虽也在创作作品,但成为全职“艺术家”,他花了5年。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郭城填埋了这方一平米的地

  从2015年起,郭城连续三年申请荷兰的项目BAD Award,与生物相关的科研机构组队合作,他的作品“A Felicitous  Neo-past”由此展开。当时与他合作的是阿姆斯特丹的自由大学化学家/环境科学家Heather  Leslie,他们在阿姆斯特丹市西北部的ADM住了三个月,受到Leslie对“微塑料”研究的启发,正在关注“人类纪”的郭城挖了一块一平米的空地,他通过挖掘、筛选、清理、回填的方式,制造了一个人类纪地层“无人类活动痕迹”的土地。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霓虹灯装置

  之后,郭城将一些挖掘成果作为材料,创作成了装置。如将清理的部分石块,与《马歇尔计划》系列海报中的一幅标语“Whatever the  weather,we only reach welfare  together”(无论天气如何,我们总会到达幸福)并制成霓虹灯装置,作品想表说,即当我们以非人类中心的眼光看待世界,而以地球、环境作为主体时,这种“幸福”的必要性或者说有效性是否还存在呢?

【雅昌专稿】在上海 艺术青年可以如何生存?

 

版权所有:江苏经济网 授权法律服务单位:北京盛峰国华律师事务所编辑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Copyright 1998 - 2021 Cne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